投稿邮箱:lycmnews@126.com

5万本金变7万,银谷在线高收费,疑现“超级放贷人”模式
发布时间:2019-03-13 14:16:34   来源:独角金融   评论

近日,P2P平台“银谷在线”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借贷纠纷案件广受关注。判决文书显示,东方银谷总裁“孙敏”作为原告,与借款人的民间借贷纠纷超过2000起。

5万本金变7万,银谷在线高收费,疑现“超级放贷人”模式2

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根据民事判决书,原告孙敏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协议》,并按约定将出借款项通过东方银谷(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银谷)支付至借款人指定帐户。东方银谷即是银谷在线背后的运营主体。

正常来说,P2P企业作为网贷信息中介,起到撮合出借人和借款人交易的作用,承担前期风控,后期催收等工作。类似银谷在线这样,由公司总裁孙敏出面与借款人直接签订借款协议的现象并不多见。

业内人士多质疑银谷在线这种模式是“超级放贷人”的模式,合规存疑。独角金融注意到,除了银谷在线之外,东方银谷旗下其他产品的合规性也有待考证。

高收费、“超级放贷人”嫌疑

公开信息显示,东方银谷创建于2007年,但实际上,2013年以前,东方银谷还是一家商旅公司,通过改名、变更股东,孙敏和李希斋成为东方银谷的实控人,之后便不断增加注册资本至1亿元,并在2016年7月孵化上线P2P平台银谷在线。

商旅出身,摇身一变成为P2P头部企业,东方银谷的累计撮合交易金额至今已达到451亿元。财务报表显示,东方银谷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84亿元,净利润1056万元。

在2018年下半年的P2P雷潮中,银谷在线就遭受到了颇多质疑。虽然挺了过来,但质疑声还是不绝于耳,首先就是“超级放贷人”模式。

所谓“超级放贷人”,指的是一个专业放贷人,通常为P2P平台的高管或其他相关人,以个人名义向借款人放款,取得相应债权,再把债权打包转卖给出借人。

作为东方银谷的总裁,同时也是股东之一,孙敏直接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协议》的行为值得商榷。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向独角金融分析,“如果P2P企业高管是用P2P平台的钱进行放款,即其虽然以个人名义,但实质上是根据平台的授权,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直接放款给借款人,再进行债权转让的,属于超级放贷人模式。”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超级放贷人模式是P2P平台早期的行为,为了提升借贷双方匹配的成功率。但这种模式涉及到资金池等问题,2016年监管提出的禁止债权转让,针对的就是这种模式,这是很明显的违规行为。现在很少有平台敢这样做了,风险太高。”

此外,多份判决文书显示,借款人与孙敏签订《借款协议》的同时,还会被要求与“银谷系”的三家公司东方银谷、银谷普惠、银谷普诚签订《信用咨询及管理服务协议》,即出借人还要代借款人支付给这三家公司服务费、咨询费、审核费,从借款本金中扣除。例如实际借款到账5万元,但加上服务费等三项费用22234.94元之后,借款本金变为72234.94元。

5万元本金变7万元,业内人士坦言,“这是在打‘砍头息’的擦边球。” 根据《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对于以利息、违约金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债务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超出国家相关法律规定的,不得对超出部分进行催收。法院的判决也对这种行为不予支持,“不符合法律规定,22234.94元不应认定为借款本金。”

5万本金变7万,银谷在线高收费,疑现“超级放贷人”模式3

截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类似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东方银谷的合规压力不小。此前就有多家媒体质疑银谷在线标的的真实性。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银谷在线的标的出现异常。例如借款人为事业单位负责人,月收入达到75000元,明显高于事业单位人员的平均工资,借款用途是扩大经营,违反了“禁止公职人员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此外,还有借款718元用于购房等案例,东方银谷对此的回应均是“属于正常”。

针对上述疑问,独角金融向银谷在线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应。

东方银谷千疮百孔

除了银谷在线本身在合规方面疑云重重之外,其母公司东方银谷的其他下属机构也是负面缠身。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如今东方银谷旗下包含银谷在线、银谷财富、银谷普惠、银谷普诚四大板块,主要向客户提供小微贷款咨询服务、信用风险评估、财富增值等服务。其背后的实控人是李希斋和孙敏,两人持股比例分别为55%、45%。

5万本金变7万,银谷在线高收费,疑现“超级放贷人”模式4

截图来源:企查查

在没剥离之前,与银谷在线同宗的网贷平台“云钱袋”同样给东方银谷带来不少困扰。最让人熟知的就是与周杰伦的肖像纠纷案。虽说法院在2018年6月份一审判决云钱袋“不构成侵权事实”,但对东方银谷的名誉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另外,有资料显示,从法院宣布判决的6月份开始,一直到10月份,云钱袋一直处于资金净流出状态。同时,还有不少投资人陆续发帖称,云钱袋长时间不回款,逾期现象明显。

更让人惊讶的是,两个月之后的8月29日,云钱袋股东信息出现变动,原创始团队孙敏、副总裁李峰屹、黄振华悉数退出。至此,东方银谷与云钱袋彻底脱离股权关系。有分析人士认为,东方银谷此举很可能是为了甩锅云钱贷,保障银谷在线的发展。

除此之外,东方银谷四大板块之一的银谷财富在合规上也存在诸多瑕疵,并且曾经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续三次被地方金融办预警有非法集资风险。

第一次是山东省荣成市防范和处理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其在2018年5月18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包括银谷财富在内的8家公司未向当地金融监管部门提交备案登记相关材料,不得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同日,银谷财富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广川街道金融办拉入黑名单,并禁止入驻当地物业。

另外,2018年6月1日,江苏省南通市打非办发布《关于部分涉嫌非法集资重大风险机构的联合会商意见》,重点批示银谷财富涉嫌非法集资:对信崇资产在悦来镇上无照无证开设分支机构门店进行查处取缔,限期南通银谷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兑付后回归中介业务本质或自行注销。

不管是之前的云钱袋,还是银谷财富以及“风头”正盛的银谷在线,东方银谷旗下的互金公司总是伴随着“违规”的质疑声。面对2018年监管发力,2019年违规平台持续出清的行业发展局面,东方银谷的做法注定步履维艰。

责任编辑:赵阳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北京:清明小长假将至 红色旅游成出行新热点
下一篇:最后一页

《旅游传媒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旅游传媒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旅游传媒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统一邮箱:lycmnews@126.com 在线QQ:1327821137
旅游传媒网 版权所有